明朝的灭亡和东林党有什么关系?东林党都是什么人?

“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vs“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还是小时候读书时,对于东林党人最初的印象。

现在觉得,这帮人没那么简单,明王朝最终也是毁在他们手上。

明朝灭亡的原因,无外乎三:小冰河(粮食没了)、白银(国库没了)、东林党(朝堂没了)。

崇祯皇帝吊死在煤山上的歪脖子树下的时候,还哀叹了一句:朕非亡国之君,诸臣皆亡国之臣。

有点悔恨不该听从东林党那帮人的撺掇逼死大宦官魏忠贤的意思。果然皇帝的身边,不能没有奸臣,奸臣一般也是能臣。

明朝的灭亡和东林党有什么关系?东林党都是什么人?

这话得一分为二的看:东林党也不是一天变坏的。魏忠贤到了崇祯朝的时候,其实他死不死已经不重要了,但看党锢之祸谁居首的话,那是妥妥的东林党,阉党占二,东林党至少要为明亡负八成的责任。

有人说:东林党最大的可恶之处,就是开启了晚明政治斗争党同伐异的局面,其实就是只看价值观,不管具体对错,站队正确,事情做错了,可以再来,其后果,就是逼迫着其后大量朋党的出现,其实就是剩下的被逼得必须走在一起的政治结合体。

按理说,崇祯三年后,阉党和东林党其实都从政治生活中被边缘化了,温体仁这样的老人政治角力下利用平衡胜出的政治木偶,其实在虎伺狼贲中,什么事情也做不了,如果阉党还在,至少可以像鲶鱼一样让明末的政坛多一些活力,多一些执行力的,崇祯把天平两端的砝码全部拿走,他的政治架构成了没有任何效率的摆设。

江山代有新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事实上每个朝代都有一种政治势力叫做“东林党”。

第一个特征:他们操纵舆论,让天下君子皆以清议之名归于东林,庙堂已有畏忌。皇上都怕这帮孙子,没有任何一个皇上会喜欢自己身边出现“x 爸爸“型或者” x 老师“型的人,外国使节直接绕过他,去找x爸爸,动不动就要以帝师的名义指点自己的生活。

  明末黄宗羲就在《明儒学案》里月旦东林诸人,说其多数是知直不知曲的“君子”,对个人声名之看重甚于国家利益,争意气而不争是非,君臣之间尤喜意气用事,明神宗则因为立储一事与大臣反复较量,最终虽屈服于众意,但深居后宫不问国事达三十年之久。

第二个,他们:横向结社。皇上都不是傻子,深知,专制权力结构最终的走向一定是复杂化、精细化,压制和制衡并存的。别说横向的结社了,你就是跪着结社也不可以。皇上希望的社会,是原子化的,最好每一个人和每一个都不认识。可现在突然出了一帮人,结党一般营私。那个皇上会甘心情愿呢?

“方东林势盛,罗天下清流,士有落然自异者,诟谇随之矣。”凡不合东林人士法眼者,就被视为小人,俨然要在朝廷之外,构建自己的小圈子,什么君子群而不党都是扯淡了,没有现实的利益,谁会入党呢?东林党其实就是江南豪族的代言人。看他们的政治主张就知道了:开放言路、反对宦官当政,和取消矿业和商业税收。

到最后,“东林”最显著的特征是:以讲学的名义聚集势力,这个学派不仅在朝廷里有大批的东林党高官,还在江南地主、商人阶层有广泛的支持,最后形成了官商大合流,成为明帝国的一个巨大毒瘤。

这个毒瘤已经形成一个生态,他们在言论上以清流自居,掌握了话语权,在政治执行层面上有官僚系统的支撑,在基层有经济领域商人地主的支持,真正是要人有人、要钱有钱、要言有言而呼风唤雨。

只要是精英前台人物不甘于被操控的命运而要想“独立自主”而建立的新组织。那么不管这个组织的口号有多诱人,后面的事情都可以被预见:学、商、官合流,会形成新的社会生态,这个新生态系统的后面,必然有着更大利益诉求。

这个利益的诉求是什么呢?那想想孙中山为什么建立黄埔军校就知道了,顾宪成只不过是没有成为蒋介石。

所以东林党作为一种现象值得研究:那些伟大的口号和为着天下苍生的大工程为什么一般都失败?那些看起来代表着最先进的生产力的正人君子,为什么最后导致亡了国了呢?

还是那句话:东林党也不是一天就变坏的。

时年未及弱冠的“东林党首”顾宪成在塾师周萃峰一片惊愕的眼神中,应声对出窗外举人陈以忠吟出的上联: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时,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未来的命运正是因为这两句话而改变。

声声都能入耳,那就需要收购媒体(jiandie)了哟!(那时候高门大户叫邸报);事事关心,是不是连皇上的家事都要关心呢?

其实这幅楹联这正是他一生悲剧的开始。钱穆先生曾说:“宋学精神,厥有两端:一曰革新政令,二曰创通经义,而精神之所寄则在书院。革新政令,其事至荆公而止;创通经义,其业至晦庵而遂。而书院讲学,则其风至明末之东林而始竭。”评价入木三分。

那时候他还只是顾宪成,不是什么东林党人(万历三十九年(1611),李三才一案期间,东林书院诸人被指为“东林党”,自此有人围绕东林一词展开辩论。)

他那位后来被大宦官魏忠贤构狱拿大铁钉扎进脑袋惨死的他的老师杨涟,还在常州地方做官,明末的三大奇案:廷杖案、红丸案、移宫案都还没有发生。

和一切在外面推销自己的治世学说或者商业思维,但是遭尽白眼,历经了坎坷,回乡创业的年轻人一样,万历三十二年(1604年)顾宪成和自己的唯一合伙人高攀龙在无锡城南,泾阳河边找到一方僧侣们弃用的院落建成了“东林书院”。

明朝的灭亡和东林党有什么关系?东林党都是什么人?

这地方看似破旧,实则是宋时大儒杨时讲学的旧所。作者曾经无锡,去时已是门前冷落车马稀,儿童遥问不相识。但在当年,这位连续创业者却在“东林书院”开学时,放出“豪言壮语”。“从此我们要在这里大会四方人士,上接周程之正统,无坠道南之一线,我们要建立此后三百年的功业,让儒家的学脉大兴于后世”

换句话,像极了:“让天下从此没有无法传播的儒学”

到底是年轻,豪言壮语可以随口而出,也没什么: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顾宪成开局这么好,后来是怎么把一手好牌打烂的呢?搞出了“只有时代的东林党,没有东林党的时代”这样的评价?

清初有个学者叫夏允彝的《幸存录》一书认为东林党门户之见太深,持论过高,对于国事没有益处,反而有所阻碍。这是对明亡不同的看法,即“前明之东林或以几个月人变成一会,暨以十数万人铸造一会攻之” ,明朝的败亡在于奸小之人集合规模的“会”攻击君子,君子因此不能为国效力,国家随之灭亡。

什么意思?其实这是后世之一种对东林党人的历史功过的一般性的评论,就是说这帮人,其实并没有真正的把精力放在促进科技和民主进步这样的国之大事上,事实上做的,就是拉帮结派,钩织网络,看似聪明实则于时代大不利的事情。

我们可以看看和顾宪成同时代的徐光启在干什么?徐光启就不介绍了,现在上海的“徐家汇”就是从他这里来的,徐光启正在积极地靠拢前来中国传教的利玛窦,如果不是一场疫情和回家耽误,徐光启很可能就能翻译出全本的《几何原本》了。

他编撰出《农政全书》,就凭着这两本书就能看出同为一个时代的人,徐光启治国理政问学的出发点和顾宪成这些东林党的区别了:中国人所谓的学术,是逻辑的严重缺乏,只有归纳没有演绎,所以他去推广数学;

以他一己之力,要想全面的取得天文、水利、农业、西式火炮这些方面全方位的进步,不太可能,他也不可能造的出可以飞上太空的火箭还能成功的回收这样的高科技,但是可以设想下:假如自上而下的脱离开农业社会的局限性,让徐光启这样的人大行其道,在明末就引进基督教文明,后来的历史发展为何?

徐霞客在同一时代,当东林书院开始启动运营时,他只身一人,踏上了寻找长江源头的探险运动。他的思想源头是秉承着宋朝周敦颐直至阳明心学格物致知王夫之知行合一这样的路数而来,而这样的思想源头,最终没有在无锡的东林书院扎根,而是在湖南促成了“湖湘学派”的形成。

后世湖湘文化的影响深远,孕育了湖南在近代现代史上一大片人才。从魏源、曾国藩、左宗棠等洋务运动发起者,到谭嗣同、陈天华、黄兴、宋教仁等变革人士;再到毛泽东、刘少奇、彭德怀、任弼时等开国元勋。同时齐白石、沈从文、周立波、田汉等人,也为文化的发展作出重大贡献。

很可惜,在当年的朝堂上,是东林党人。不是徐光启的“全面西化,洋务运动”,也不是徐霞客“知行合一,经世致用。

东林党人都干了些什么呢?

“前明之末,东林复社之流何尝不集徒立社造作清议,思以冷风热血洗涤乾坤,而与一国之存亡相始终。”

他们的一系列“惊天动地,改天换地“的政治行动,最终都被证明,只是让明末的中国社会,日渐冷去的躯壳,微微的颤动了一下而已,随着进一步的失去了融入世界加入当时的地理大发现下的”WTO’的机会之后,明朝在全面的海禁、进一步的思想禁锢,土崩瓦解的财税体系中,走向了灭亡。

这就是所谓的东林清流干的事情。

要在阉党和东林之间选一个的话,我宁愿选魏忠贤,起码是真小人,有他在,国家不至于税收失衡。总好过伪君子,满口利天下,实则九九六。

历史学家史景迁从旁观者的角度写下了对这段历史的描述:

为了抗拒阳明学说这股潮流,有些弘扬儒家道德思想的学者在十六世纪末着手组织以哲学思辩见长的书院。而他们的激辩必然会从伦理旁及政治,而又兴起政治改革之念。

「东林书院」于一六○四年成立,活跃于江苏无锡,到了一六一一年,已是一股重要政治力量。一六二○年,神宗驾崩,东林党人受到神宗儿子、孙子重用,不过东林党人执着道德训诫,却也令新皇帝厌烦。

东林党人的领袖弹劾魏忠贤,魏忠贤当朝命人廷杖重臣致死,但皇帝并未制止魏忠贤。

魏忠贤受到皇帝默许,于一六二四至一六二七年间,与其朝中党羽以恐怖手段剪除东林党人,许多党人因而丧命或被逼自尽。魏忠贤最后虽被放逐,在一六二七年自尽,不过他的跋扈擅权已经严重挫伤朝廷威信。

史景迁:《张岱的浮华与苍凉》

经历了“红丸案”、”移宫案“等明末著名政治事件后的东林党一旦掌握了政权,起开始时期的开放言路,罢免宦官,取消矿税,到了最后,也终于龙种演化成了跳蚤。

一部《南明史》里写的很清楚了。

是谁为了自己的利益不顾朝廷死活,将军械和粮食卖给敌人的?是谁因为舍不得京城的财产而绑架朝廷,极力反对太子和部分皇室迁都南京而被人一锅端的?

是谁为了一己之私,勾结倭寇,大肆在沿海乱搞武装走私的?是谁以劳民伤财为借口,将皇帝害死,盗取了郑和下西洋的所有航海资料,自己家却变成了最大的走私家族的?

是谁一边疯狂地兼并土地,一边阻止朝廷征税,将原本大地主该出的税负平摊到本就穷亏的底层身上去的?是谁在明朝还没亡之际,就因为“头皮痒、水太凉”而投靠到外族人军前去的呢?

红粉知己,一代名妓柳如是明亡时都跳了湖,东林元老钱谦益,礼部尚书,在清军南下,弘光朝覆亡,红楼知己劝他一同投水殉国,却以“水太冷,不能下”为由,不肯。

“清流”的气节,有时候竟不如“青楼”。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感谢每一位辛勤著写的作者,感谢每一位的分享。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中华文化网 » 明朝的灭亡和东林党有什么关系?东林党都是什么人?

赞 (0)